版权所有:中国农业国际交流协会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联系我们
电话: 010-65096392
邮件:
caaie@agri.gov.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16号农展馆院内43号平房

  • 1

资讯参考/ Information reference

墨西哥湾牡蛎生意遭遇劫难 渔民工人受重大打击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10/06/10
浏览量

  墨西哥湾牡蛎生意劫难

  一场突如其来的漏油灾难,对路易斯安那州世代以牡蛎为生的渔民、商人、工人造成重大打击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货,我们现在也是能过一天算一天。”新奥尔良P&J牡蛎厂的联席厂长之一迅斯瑞(Al Sunseri)冲着不断响起的电话不耐烦地说道。

  总部设在新奥尔良,在路易斯安那州各港口都设有加工分厂的P&J牡蛎厂是一家有着134年历史的牡蛎加工厂。当地养殖牡蛎的渔民将采集到的带壳牡蛎出售给P&J,P&J将带壳牡蛎密封装箱,或者将牡蛎肉敲出密封后,出售给路易斯安那和周边各州的餐馆。52岁的犹太人后裔迅斯瑞是P&J的第四代继承人和经营者。

  “粗略计算,原来我们每天进出的牡蛎大约有6万~7万颗,货源一直非常稳定。但现在是有人送货我们就开工,没人送我们就停工,这种情况从没发生过。原来一周5天的工作时间现在被缩减到2~3天。”迅斯瑞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根据路易斯安那州野生生物和渔业部的数据,该州的牡蛎产量居全美第一,占美国全国总产量的40%。每年路易斯安那州在牡蛎生产上的经济收益高达3.18亿美元。

  墨西哥湾一场突如其来的漏油灾难,让这里世代以牡蛎为生的渔民、商人、工人手足无措。

  糟糕的是,墨西哥湾另一处钻井平台又遭媒体曝光疑似漏油。这场灾难,真不知何时到头。

  “他们洗劫了我们的钱包”

  迅斯瑞告诉本报记者:“有的鱼类和虾类还可以避着漏出的油游到别的地方去,也许还有一条生路。牡蛎很倒霉,它们长在壳上哪都去不了。养牡蛎的人和牡蛎一样倒霉,他们是和牡蛎拴在一起的。”

  迅斯瑞认为,现在的情况比卡特里娜飓风那时候还要糟糕,因为根本没法在短时间内重建,而且,大家也根本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

  “那些挖牡蛎的人现在因为有禁令不能采牡蛎而都去帮BP扫垃圾了。”迅斯瑞一边和本报记者谈话,一边还在用眼睛清点刚刚搬进冷库房的牡蛎箱子数目,“BP真是愚蠢,他们雇的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如何清理油污,不过是想赚两个钱罢了。”

  说到BP的时候,迅斯瑞显得有些激动。“关键是他们的漏油洗劫了我们的钱包。外地人可能不知道,但我们知道,漏油当然能堵上,如果把油管彻底摧毁一定可以解决问题,但BP会这样做吗?当然不会。”迅斯瑞说,“BP想修,但他们不想修个彻底,他们还是要保住自己的油井的。”

  迅斯瑞提高声音说道:“你以为受害的仅仅是捕鱼和抓牡蛎的吗?我们的生产和销售是一体化的,从运输公司,到提供冷冻服务的公司,到市场销售,甚至是同所有这些服务都有关的保险行业,所有人都因为他们的漏油无一幸免。”

  迅斯瑞还指责政府失职,“半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都在向联邦政府申请资金建立更坚固的海岸线防护措施,我们举出过很多的‘如果’(what ifs)的情况,但从来都没人听我们的,现在看到的就是对我们的要求漠不关心的下场了。”

  海鲜货源舍近求远

  本以为吃紧的牡蛎货源一定也会让本地餐饮业“措手不及”,但当记者走进新奥尔良当地一家颇有名气的海鲜餐馆Oceana却发现,里面座无虚席,人们觥筹交错、大快朵颐的场景和牡蛎加工厂冷清、萧条、沮丧的气氛形成鲜明对比。

  “我们其实没有受到什么影响。”Oceana的值班经理科宁(Kenneth Cornin)告诉本报记者。科宁说,尽管漏油事件让本地的捕鱼捕虾以及采蛎业受到强烈的冲击,但各个餐馆也有自己的备选上货计划。“我们可以从得州、马里兰还有弗吉尼亚上货,所以,海鲜的来源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只不过同本地的比,价钱可能会高一些。”

  科宁说,他们的餐馆目前每天消耗大约8~9加仑的牡蛎、大约200磅的虾,餐馆每天的收入在2万~3万美元之间,目前看,这些都没有因为漏油事件而受到影响。

  “来新奥尔良的人一定是想尝尝当地海鲜的,看他们吃的笑脸就知道他们是享受我们的美食的。”科宁指指不远处正在向牡蛎挤柠檬汁的客人对本报记者说,“尽管以后这些海鲜可能根本无法出自本地。”

  尽管海鲜货源不成问题,但随着当地生态环境的恶化,旅游业势必受到影响。

  专家估计,仅对路易斯安那州一个州来说,漏油污染就可能造成25亿美元损失。另外,墨西哥湾和路易斯安那、亚拉巴马以及佛罗里达等州的旅游业也会受到影响。当地旅游业近期就可能有15万多人失业。

  据媒体报道,佛罗里达州旅游部门官员透露,很多游客取消了三个月之后到该州旅游的计划。密西西比州的情况更糟,该州墨西哥湾旅游委员会主席肯·蒙塔纳说,取消的旅游订单占订单总量的一半。

  若这种情况持续下去,Oceana这样以游客为主顾的餐馆将面临巨大挑战。

  “20多年来我只会砸牡蛎”

  不过,这场危机中受冲击最大的还是牡蛎厂工人。由于工厂业务量减少,他们不得不面临暂时下岗的风险。

  一位刚刚接到下岗通知的牡蛎厂工人告诉本报记者,今天很有可能是他20多年“砸牡蛎”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天。

  “我从没干过别的工作,也不会干别的,只会砸牡蛎。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身高大约180公分,体格健壮的他在工作了20多年的牡蛎操作台前显得非常无助,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用手轻轻地推一推操作台上的工具,把它们放整齐。“20多年前我刚进工厂的时候生意是多么的兴旺啊,每天都有砸不完的牡蛎。没想过会失业,也没准备好要失业,一切来得太快了。”他说。

  工人的减少也影响了另一类餐馆的生意。

  “从现在开始很长的一段时间将不会看到渔民和工人共同从这片海湾走上岸来的场景了。”位于小镇威尼斯码头的餐馆Venice Marina的经理德文(Ross Devyn) 告诉本报记者,“从上星期一开始,我们已经损失了大约16万(美元)了。”

  德文的餐馆主要的顾客就是当地的渔民和石油工人,在泄漏的石油还在不断地侵犯墨西哥湾的日日夜夜,这个昔日渔民们把酒言欢的避风港也格外的安静,本是中午就餐时间却只有几个服务员坐在一起聊天。

  记者在和德文交谈的过程中了解到,他听说当地一些同BP有商业往来的小型企业很担心,如果这一事件引发政府加强对外来石油公司的监管,BP可能会限制在当地的经营规模,这将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首先是BP原来雇用的本地工人会因此失业,而当地同石油公司有关的相关行业也将受到严重的冲击。

  所以,当地也有一种声音是,BP必须要把漏油立即止住,但不要忘记,为这家英国公司工作的大部分都是当地的美国工人。